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疯子强奸
疯子强奸

疯子强奸




朱逸晗从下岗村王连家落实完相关扶贫政策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下岗村村内羊场小道纵横交错,即使是本村人有时候都也会多绕几个弯,多走几段路,更何况像朱逸晗这样没来过村里几次的生人,看着眼前相同的小巷一时间尽然忘记了出村的路,只好顺着一条条相似的小巷左转右转,想着宁愿多花点时间,多绕几个弯,通过这种笨办法走出村去。

  朱逸晗就这样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绕了几个弯,看到前面有一个较为宽阔的十字路口,朱逸晗像看到希望一样加快步伐来到十字路口前,但现在她又犯难了,是往左?还是往右?还是往前?正在犯难的时候右边路口旁的石头上坐着一个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男人傻呵呵的看着她!这一笑把朱逸晗腿都吓软了!她的第一反应是这男的肯定是精神上有问题!看他的衣着、神态、表情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没错!他确实是精神上有问题!他叫麻二雷(绰号:二雷子)今年20岁,15岁那年因为打群架伤到头部,在医院昏迷了半个月,回来就神智不清,疯疯癫癫的!前两年神智还能辨别些人情世故,这两年几乎是疯疯癫癫的!但有的人说他有时候是装出来的,自从麻二雷疯疯癫癫以后他的父母把他托付给他大姨妈照管去了广东打工,麻二雷他大姨妈家也有小孩要照管,有农活要干,还有其他很多家庭琐事,没太多精力在麻二雷的照管上花功夫,再说了一天疯疯癫癫的只要他有一口热饭吃吃,一间热乎的房间睡觉,早出晚归,不惹事,他大姨妈也算是尽到照管的义务了!

  朱逸晗为了避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疯的麻二雷,拐上了十字路口的左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坐在石头上的麻二雷,他还坐在石头上呵~呵~呵的傻笑,看他没跟着自己朱逸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麻二雷快步跟上来了!朱逸晗开始加快步伐,麻二雷也加快步伐!朱逸晗不知道这条路能否出村!通往哪里!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是要想办法甩掉跟在身后的麻二雷!朱逸晗开始小跑起来,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紧身运动裤,跑起来浑圆上翘的屁股左右扭个不停!更加刺激着跟在身后的麻二雷,麻二雷也开始跑了起来,朱逸晗加速,麻二雷也加速,这么一跑确实很快就出村了,但不是朱逸晗回镇上的方向,是村后上山的方向!朱逸晗有些慌了!回头看在身后紧追不舍的麻二雷,她内心有些奔溃!出了村上山的路越来越窄,路两边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稻草堆。

  朱逸晗在前头跑,麻二雷在后头追!麻二雷三步并两步很快就追到离朱逸晗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借着奔跑的惯性左脚一蹬飞身跃起,把朱逸晗扑倒在路边的稻草堆上,朱逸晗“啊”大叫一声!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麻二雷已经连抱带拽的把她拖到了稻草堆深处。

  啊~啊~啊~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朱逸晗嘶声竭力的呼叫!麻二雷迅速捂住朱逸晗的嘴,摁着她的头,像一坨石头一样把她死死压在身下说:别叫!别叫!再叫我弄死你!我可是有精神病!杀人不犯法!你这么年轻、漂亮,不想死在这里就乖乖听话!我只想和你做爱!不想弄死你!别逼我!

  朱逸晗不顾麻二雷的警告!仍然剧烈的反抗!双手不停挥舞抓扯麻二雷的头发和手臂,双腿有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乱蹬、乱踹!

  麻二雷看警告不管用,决定来点硬手段让朱逸晗屈服!“啪~啪”两个大耳光打在朱逸晗脸上瞬间腮帮子泛起了几根手指印,然后麻二雷掐住朱逸晗的脖子说:今天我弄死你!信不信?乖乖的可以吗?别逼我弄死你!

  一颗泪珠从朱逸晗眼角滑落,抽泣着捂上眼睛,全身紧绷的神经突然断了!全身瘫软、颤抖着任凭麻二雷蹂躏和摆布!

  麻二雷看朱逸晗安静下来,收回掐着朱逸晗脖子的手,扒下朱逸晗的紧身运动裤,扯下她的白色印花内裤,迅速从裤裆里掏出早已涨得像根铁棍的鸡巴,对着朱逸晗的屄屄就是一阵乱捅!朱逸晗用惊恐的眼光扫了一眼麻二雷胯下的鸡巴,乌黑、粗长,高高翘起!几乎和肚皮一个平面矗立在两腿之间!

  朱逸晗心想:完了!完了!今天注定是要被这疯子“糟蹋”了!还好他只是想和自己发生性关系!庆幸没有置我于死地!不然他手边那块半截砖头肯定会像雨点般砸在自己头上!不断安慰自己,不要跟一个疯子较劲儿,丢了性命那才是得不偿失!心里这么一想,身体和意识也慢慢放弃了反抗!

  朱奕涵感觉下体一阵剧痛!低头一看,麻二雷正扶着鸡巴插自己的屄屄,因为插入的角度不对,还有就是自己刚被麻二雷这些粗暴的举动吓得半死!惊魂未定!屄屄还没有转到做爱这个频道上,自然还很干涩!所以他这么粗鲁的插肯定会疼!也插不进去!麻二雷尝试了几次之后任然插不进去,情绪开始变得浮躁不安!嘴里啊xx~啊xx~呀xx自言自语说着只有他才明白的语言,手不停的搓揉着朱逸晗的阴蒂!鸡巴不停的在朱逸晗阴道口尝试插入!

  朱逸晗心想:这疯子今天不“糟蹋”了自己是不会罢休的!看他这情绪不稳定!容易失控再打自己!干脆成全他吧!长痛不如短痛!让他发泄完赶紧滚蛋,也让自己从危险的境地中解脱出来!

  想到这里,朱逸晗从嘴里吐出一些唾液在手指上抹在了阴道口四周,抬起屁股让阴道口对准麻二雷的鸡巴,麻二雷看朱逸晗在迎合着自己,心情稍微平复了些!甚至有些欢喜!就在朱逸晗再次抬起屁股的一瞬间麻二雷的鸡巴像宝剑入窍一样刺了进来!屄屄又涨!又麻!又痛!尤其是麻二雷那个鸡蛋大的龟头进入的时候,感觉阴道口都要被撑破了!

  麻二雷趴在朱逸晗身上,胯下的鸡巴如鱼得水一般快速的在朱逸晗屄屄里进进出出,几个来回麻二雷的鸡巴已经从朱逸晗屄屄里带出水来了,麻二雷硬如铁棍一样的鸡巴和鸡蛋般大的龟头肆虐的摩擦着朱逸晗的阴道壁产生强烈快感,朱逸晗失声的啊~啊~啊~呻吟几声!又强忍着用手捂住嘴!内心五味杂陈实在不愿意把自己由拒绝到接受,由痛到爽的真实感受表露在一个强暴自己的陌生人面前!

  麻二雷嘴里啊xx~啊xx~又念叨着什么!并且抽插得更加猛烈!朱逸晗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随着麻二雷的猛烈抽插不停的颤抖,屁股一个劲的往上顶,朱逸晗捂着嘴的手形同虚设,不断从指缝中传出沉重的~嗯~嗯~啊~啊~啊!另一只手抓扯着地上干枯的稻草!小脸憋得涨红!呼吸沉重且急促!

  麻二雷身下的朱逸晗对于他来说只是个泄欲工具而已,跟他平时肏大舅家的母牛、大姨妈家的母狗、和志强的母猪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被他压在身下肏的是他的同类!而且朱逸晗的屄比他以往肏过的所有牲畜的屄更有滋味!更让他癫狂!更让他愉悦!更让他欲罢不能!

  朱逸晗有些扛不住麻二雷这样次次深入花心的高频率抽插了,决定放下内心的廉耻、尊严问麻二雷:弄疼我了!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

  跟一个疯子提要求自损智商!麻二雷依然我行我素的大幅度抽插!麻二雷的小腹“啪~啪~啪”的撞在朱逸晗饱满的阴阜上看着都生疼!

  朱逸晗咬着牙强忍了一会儿,感觉麻二雷的鸡巴比刚才要硬、要大、在自己阴道里抽插产生的快感比刚才更舒服!而且他的呼吸变得急促,面部表情变得紧绷!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都很重、很快!麻二雷的这些举动对于朱逸晗这样有过性经历的女孩来说是很容易分析得出结论,那就是麻二雷在做射精前的冲刺!再插几下他肯定一泄如柱!

  朱逸晗心想:这疯子终于要射了!被他这样毫无怜悯的“强暴”实在扛不住了!快点让我解脱吧!

  哎呀~!不能让这疯子射在我里面!朱逸晗使劲推了几下麻二雷,想靠这点缚鸡之力阻止麻二雷的内射!但这只是异想天开而已,自己被他死死的压住,想到这里,朱逸晗做好被麻二雷内射的准备,但她最担心和害怕的就是怕被这疯子搞了怀孕!怀孕的话怎么跟父母、男友、亲戚朋友交待!大脑快速的回想着什么时候来的大姨妈!排卵期是什么时候!这两天安不安全!还没等把这些问题没想明白。

  就被麻二雷啊~啊~啊~的低吼声把思路给打断了!麻二雷颤抖的趴在自己身上,鸡巴在屄屄里跳动几下,一股股滚烫的暖流直冲阴道深处!感觉阴道深处那点狭窄的空间瞬间被滚烫的精液灌满!既然已经被麻二雷内射了,干脆放宽心态,平常心!当务之急是赶快逃离他的魔抓!

  麻二雷喘着粗气瘫软的趴在朱逸晗身上,朱逸晗推了推他说:哎~哎~!快点起来!不要压着我!麻二雷像是做恶梦被吓醒一样!“哗”的从朱逸晗身上爬起来,抽出依然硬邦邦插在朱逸晗屄屄里的鸡巴,嘿~嘿~嘿~的冲着朱逸晗傻笑,然后提起裤子转身钻出了稻草堆。

  朱逸晗自言自语的擦拭着屄屄里不断流出的精液说:真恶心!射那么多在人家里面!怎么还有!不擦了,赶紧走了,真怕那疯子一会儿又来!

  朱逸晗抽出几张纸巾像垫姨妈巾一样垫在内裤上,用来吸附阴道里还没有流出的精液,穿好裤子,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平复一下心情,蹑手蹑脚的钻出了稻草堆。

  回镇上的路不算远,但走起每一步都十分不自在,迈开腿朱逸晗阴道里的精液不断往外流,刚才垫的那几张纸巾,刚走出村口就早已被精液浸湿,连那超薄印花小内裤也未能幸免被精液打湿,大腿根部黏糊糊的一片,最可恨的就是一股时淡时浓的精液腥臭味不断从她的裤裆里散发出来,朱逸晗愤怒的说:这个垃圾人,诅咒你不得好死!

  “滴”一声汽车喇叭从身后传来,朱逸晗回头一看是上岗村的治保主任张顺,因为张顺老远就看到朱逸晗,所以才“滴”这么一声喇叭引起她的注意。张顺把车停在朱逸晗旁边说:小朱,今天下村?朱逸晗说:是的,张会计。张顺说:是来我们村吗?我在村里怎么没见到你。朱逸晗说:不是你们村,我去下岗村。张顺说:这样啊!你回镇上?朱逸晗说:是的。“上车呗!我正好也去镇上”张顺挥着手说。朱逸晗说:那不好意思!我搭你的顺风车咯!张顺说:别客气!都是熟人。

  朱逸晗有意坐在后排摇下车窗,因为她不想让张顺闻到她裤裆里那股恶心的味道!

  一路上朱逸晗和张顺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在一个上坡处朱逸晗无意的看了一眼窗外,见路边的小山包上坐着一个人,再仔细一看是麻二雷坐在那儿,赶快把视线收回车内,心里“咯噔”一下头皮直发麻!心想:真是冤魂不散啊!今天不搭张顺的车,你还不给我走了!还是想半道再强暴我一次!人渣!

  朱逸晗托着下巴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面对麻二雷那个疯子?这种人一旦尝到甜头,就会无止境、甚至变本加厉的向你索取!更甚者是担心自己一旦不按他的意思做,他会做出一些危及自己生命安全的事情!真是头疼的问题!哎~~~!

  车子停在了镇政府门口,朱逸晗下了车,径直回到宿舍,脱光身上的衣服直奔浴室,打开热气腾腾的淋浴喷头对着自己的屄屄扒开大阴唇、小阴唇里里外外翻着冲洗,一边冲洗还不忘把手指插到屄里扣,生怕麻二雷的精液还没有完全流出来,从淋浴喷头射出的水柱强劲有力的打在朱逸晗的阴蒂和阴道口,加上她搓揉着阴蒂。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直冲头顶,让她舍不得挪开淋浴喷头,手指也舍不得离开搓揉着阴蒂干脆自慰起来!慢慢的脸蛋开始发烫,呼吸变得悠长急促,嘴里吐出一连串的啊~啊~嗯~嗯~哦~哦~脑海里慢慢浮现出自己被麻二雷强暴的画面,虽然是在自己不同意的情况下被麻二雷强暴,但是麻二雷的粗暴和凶猛确实给了自己愉快、忘我的性爱体验!尤其是他的鸡巴又粗、又长、又硬且龟头又大!这样一个器物在屄屄里横冲直撞几个回合下来,自己已经彻底酥软了!这样如海啸般猛烈和摧毁性的快感是之前和男友做爱所体验不到的,只有被麻二雷几近疯狂的强暴下才体验到,是他的强悍征服了我,让我在被强暴中得到了心里和生理上的满足!

  朱逸晗夹紧双腿,不禁打了几个冷颤!瘫坐在马桶上!显然是自慰已经高潮了!内心有太多的委屈!被一个疯子无情的强暴!报警的念头在朱逸晗脑子里闪过,让警察把他抓起来!但麻二雷是个精神病抓起来又能让他受到什么处罚!告诉男友、家人,他们会这么看我,男朋友还会要我吗!报警还是告诉家人都会把自己被麻二雷强暴这个不光彩的事儿公之于众,对自己的声誉前途影响太大了,迷茫、纠结之下朱逸晗做出了不告诉任何人的决定,默默的流着只有她自己明白的眼泪睡去。


【完】